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刺啦”一聲,小小的火焰照亮了老屋的一角。母親左手放下火柴盒,順手抓起一把備好的棒子皮,右手輕輕地遞過去,等火苗躥高了,母親迅疾地把柴送到灶膛裡,緊接著又添了一把柴,一股濃濃的青煙便從灶門裡躥出來,撲在母親臉上,母親頓時咳個不停。青煙氣勢洶洶地撲向房梁,撞到屋頂又折了下來,與又上升來的青煙撞個滿懷,不一會兒青煙就佔據了整個房梁之上的空間,翻滾著,繼續向下壓著,然後從屋門口奪路而出。灶膛裡的火熊熊燃燒起來,火苗舔著灶門,把母親的臉映得通紅。“咕噠”“咕噠”的風箱聲像一把古老的時鐘,報時聲一直傳到大街上,一天三響,從年頭到年尾連綿不短。 灶台的那面連著土炕,一盤大炕把整個西山佔據了,炕上的葦席經過多年的摩擦,泛著黃褐色的亮光,席頭的破損處用布補著,奶奶就在有灶的那頭躺著,浮腫的身子像一塊巨石壓著這個家。我在外面野夠了,就跑回家裡,爬到炕上或者用火柴盒插火車,或者去翻一本很厚的夾鞋樣的書。那是父親上學讀過的書,我不認得字,只是喜歡看那裡面的插圖。有時也湊到奶奶身邊,用手按一下奶奶浮腫的肚子,奶奶的肚子立刻出現了一個凹陷。我總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凹陷艱難地復原。我不明白為什麼奶奶的肚子和其他人不一樣。這個時候奶奶總是慈祥的撫摸著我的頭,而母親卻把我喝斥到一邊去了。 我不止一次地躺在炕上看著青煙填滿老屋屋頂的空洞。等鍋裡冒出熱氣,熱氣升騰與青煙融在一起,房梁之上就一片白霧濛濛了。青煙撲在牆壁上,撲在房樑上,撲在屋頂上,大部分煙霧折了回來尋路逃出去,而就那麼一小部分煙霧執拗的留在了那裡不肯走了,日積月累,牆壁、房梁、屋頂便變得像墨一樣黑,像夜一樣黑。房梁與檁條還黑得發著亮光,像是油了一層黑漆。後來用鋸截舊房梁時,竟發現黑煙深入木質一寸有餘。 夜幕降臨,豆大的燈火在這樣的黑屋子裡像夜空中的一顆小星星。母親坐在昏暗的燈光裡,紡車開始吱妞妞地響個不停。奶奶的故事講不動了,她翻來覆去的就那幾個關於鬼狐的故事,還有些我聽不懂的關於祖父曾祖父的舊事。她現在只是靜靜的躺在炕頭上,望望我,望望黑漆漆的屋頂,然後閉上眼睛,聽我們娘倆說話,或者是在與一些往事糾纏。母親的故事多一些,但也有很多關於鬼狐的故事。或許在她們的內心深處只有這些是讓人敬畏的。他還跟我講孫悟空、豬八戒,也跟我講賈寶玉、林黛玉;牛郎、織女;天仙配。她還跟我講猴子撈月亮,東郭先生和狼,狐狸和烏鴉……過了很多年後,我才知道那個時候的鄉村除了從說書唱戲裡聽來的故事外,就剩下流傳千年的寓言與傳說了。其中一個故事中的主角讓我充滿恐懼與好奇,它就是會說話的貔子。書生趕考住店,它在窗外學人說話;路人行夜路,它在路邊的大樹後學人說話;鄉親澆地,它在莊稼地裡學人說話。有很多人想逮住它,但沒有一個成功。母親說特別是在夜裡聽到有人跟你學話,你千萬別理它,那是話貔子,如果你理它,它會把你帶到一座枯空墳裡去。母親不止一次的說到過話貔子,奶奶也曾經說起過。好像這種動物就在村子外面某個角落裡躲著,夜裡就潛進村來學人說話。這種動物佔據了我的腦海,我極力的想像它的模樣。我感到恐懼,更感到好奇!在潛意識裡總想去遇見這個會說話的動物。我家的南屋裡堆滿了柴草,常常有些黃鼬,老鼠出沒。有幾次夜裡我拿著手燈穿過天井的老榆樹,來到南屋門口,心砰砰砰砰地直跳,我希望遇到它,又怕它真的出現。這樣的舉動折磨了我好長一段時間。 父親幹活回來捎回了一些樹枝,抱到灶前用力一放,隨手扑打著身上的塵土。塵土慢慢地飄飛,在射進屋裡的陽光裡密密匝匝的上下興奮地翻動著,久久不能平息下來。黑牆上被剛才幾根樹枝滑了一下,幾道細長的白痕刷地刺了我的眼睛。本來是土黃的顏色,在這裡卻顯得那樣的白。那個時代是黑白的時代。而白是多麼奢侈的顏色。你看隊裡的隊長的臉多麼黑啊,每天上工他都掐著腰,嘰裡咕嚕的訓話,我們幾個夥伴經常鑽在人群裡喊他“黑鍋底”。其實其他的社員的臉也是黑??的,但沒有那隊長得黑。你看六大爺一家人的臉多麼白!六大爺在煤礦上班,每次回家都穿著潔白的襯衣,有時還把襯衣扎到褲腰裡。他經常用白白的手捏著一塊塊糖分給我們吃。你看他家的房子多麼白啊!聽說牆皮是用白石灰抹得,每次我去他家都覺得晃眼。原來我家的房子也可以是白色的!我似乎發現了新大陸!等父親出門後,我就拿起樹枝在黑色的牆面上劃了起來。劃一下欣喜一下,劃一下欣喜一下,不一會兒灶前的那道牆上,便橫七豎八的劃滿了傷痕。幾聲呢喃,兩隻燕子進得屋來在房樑上繞了一圈出去了,我怔了一下,環顧了一下屋裡,在炕裡面的牆上早就因為牆皮的脫落出現了幾塊白斑。有的因時間的原因,白斑上又掛上了些許黑灰。我一時興起,一下子爬到了炕上,用樹枝一戳白斑邊上的黑牆皮,早就裂開的牆皮一下子脫落下來,落到了被子上,刷啦啦的聲音驚醒了奶奶,奶奶欠起身問我做什麼?我說我在畫小燕子。奶奶又無力的躺了下去。我一下一下勾著牆皮,不一會兒那白斑真的很像一隻飛翔的小燕子了!我又去勾另一個白斑,我又勾了個小猴子……我又勾了個小兔子……我又勾了個小馬子……我突然停住了手,我一下子想起了那個話貔子。可那個東西我沒見過,不知道長什麼樣子啊?我的手點在牆皮上不停的轉圈,不知怎麼去勾畫了。正在這時,母親回來了,一看牆上被我整得跟大花臉似的,被子上落滿了牆土,便厲聲的把我趕下炕來,一邊打掃著炕上一邊數落我,嚇的我哧溜就跑了出去。 到了晚上,我躺在炕上,透過昏暗的燈光,我看到牆上那些動物就都鮮活起來,他們唧唧喳喳的說著話,做著各種動作。母親依然在紡線,父親在吞雲吐霧的想事情。他們聽不到小動物們美妙的歌聲的,也看不到它們優美的舞蹈。這個我敢肯定的,因為父親母親的表情跟往常一樣木然。我真想把我聽到的、看到的講給他們聽,但又怕再挨一頓批評。 我不止一次的跟夥伴們打聽話貔子到底什麼樣子。有的說像狐狸,尖尖的下巴,大大的尾巴;有的說像頭牛眼睛大大的,蹄子大大的;有的還說它長著老鷹的頭,蛇的身子……無論我們怎麼努力都想像不出它的模樣。有很多次我試圖完成我的傑作,但都不能如願。我只是瞅著母親看不見就偷偷的在牆上繼續畫些蟲啦鳥啦什麼的。每到晚上我就欣賞他們精彩的節目。我常常在睡夢中笑出聲來。 我終於決定放棄勾畫話貔子了。那個夏天的一個清晨,奶奶去世了。我雖然不懂的死亡的含義,但看到父親、母親都哭得很傷心。一些親戚朋友也來了,人很多,出出進進的,最後就把奶奶抬走了。老屋裡沒了奶奶一下子覺得空蕩蕩的。我幼小的心靈也灰濛濛的。到了晚上,那些小動物們都像睡著了似的,一點動靜也沒有。我看到在東面的牆上的一塊白斑的輪廓越看越像奶奶愁苦的臉,她就那樣看著我們一家三口安靜的呆在昏黃的時光裡。我不要那個話貔子了,它肯定不是個好東西。我不能讓這個怪物侵犯其他的小動物們。過了不久,那些小動物們又在晚上出來跟我一起玩耍了。 這是我內心的一個小秘密,我曾經悄悄的告訴過幾個小夥伴,他們也說沒少在黑牆皮上勾畫自己的夢中的東西。也沒少挨父母的罵。又過了幾年,一棟棟的老屋結束了它們的使命,千百間的新瓦房站了起來,它們的內牆都用白石灰抹得亮堂堂的。廚房是廚房,客廳是客廳,臥室是臥室,人們的生活蒸蒸日上。我們一天天的長大,夢想愈來愈寬廣。而我常常在不經意的時候就會記起那個黑白的時代,那個年逾百年的老屋,那個黑漆漆的牆上爬滿我們斑斕多彩的童話。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那滴淚在框內,滾動幾下,掛在眼角,最終還是滴在了手掌心。 昔日路上的腳步收到樓舍,冒火的盎趣,化為雲煙。整個人換了模樣,酥軟在沙發,再也提不起精神。心裡像堵了團棉花,胸悶,壓抑。癒合得剩下一條細縫的疥疤,再度撕裂,鮮紅的血,噴湧而出,殷濕了初綻笑容的百合。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從塵封角落,似鬼魅般的冒出,在心頭繾綣密佈,遮蓋住了頭頂那片天,重新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我在黑暗中匍匐,我在黑暗中吶喊,沒人回應,我選擇了沉默,箴言。倒退到幾年前的狀態生活,不溫,不火。 寒露剛過,天氣一夜間陡降,溫度直轉而下,讓人措手不及。西伯利亞的冷空氣,從遙遠的地方,穿越茫茫沙漠,日夜兼程吹開了我的心扉,那種酷冬臘月的刺骨寒氣,從不同方位包抄逼近,手不停的哆嗦,欲制更甚。不知是悲傷的秋感染了我,還是多愁的我影響了秋,我不想生活在灰色的天地間,可是,可是我拼盡了所有的力氣,還是未把悲慘世界砸破。我的世界開始下雪,冷得我無法掙脫冬天,躺在凍雨羅織的石磯上,奄奄一息。那不屈的淚,流進心裡,澀澀的,我的心泡在苦水裡,一層層的侵蝕,一層層的脫落,舊痕新傷,再也難以癒合。運足體內少得可憐的力氣,回過頭,看看身後的腳印,或深或淺,蜿蜒曲折。 我的路是何等的艱辛。從山頂跌落谷底,滿身創傷,艱難爬起,一步一個血印走出潮濕。孤身風裡,薄衣雨中,跌跌撞撞蹣跚前行。我,不怕驚濤,也不懼駭浪,怕的是無邊無際的跌宕起伏,看不到海岸之光。前途渺茫,眼前一片黯淡,荒漠無際。我不知道自己能支撐多久,不想隨波逐流,也不想行屍走肉活在世上,好想尋向光明,可我找不到出口。心,不甘,不服命運安排,可最終還是頭破血流,重新跌落萬丈山崖,體無完膚。我呻吟著,痛苦扭曲了一張原本清秀的臉龐。歲月滄桑一個女子的心,可那一波一波的沙塵暴,衰老了江南夢裡的青顏。有誰聽見發自瘦弱布衫的心聲,又有誰扶起摔倒深淵裡的女子,給我一根稻草?思緒潛回到那天那時那刻。 彼岸,一向忙碌的你,破天荒的下午從單位回來,隔屏守在我的身邊。讓我靠在你寬大的胸懷,好傳遞你滾燙的體溫,暖和我發冷的心。在最難熬的時間段,你和我一道聽著時鐘的滴答,時間,一秒,一分,一小時流逝。我的心煎熬著,你的心倒掛著,無聲的磨人等待,漫長悴心,在檢驗著人的耐性。好想哭,慌、亂、煎、燎、烤的雜味燴氣在形骸內橫衝直闖,翻江倒海,墜痛著我的心肺。你,一句句溫存撫慰我,驅使罩在我心頭的陰霾。我知道的,知道你比我承受的壓力還大,表面鎮靜,可心底那不安的焦慮很清晰,我感覺的出來。那刻,覺得一切都是身外物,又沒什麼魂,而你是整天陪著我的人,是有血有肉的人啊,你才是我的無價之寶,是我生命不息的靈魂。從那天你走入我的生活,從此再也不曾離開過我,不善言辭的你,沒有什麼誓言,也沒有盟約,而是默默守在我的身邊,讓我感覺到你的溫度。 天道不酬勤。在黑暗中一聲悶雷,當頂炸開。希冀的美好化為泡影,說好要堅強的,可我還是癱在床上。耳邊是你充滿愛意的慰藉,真想倒在你的懷裡,大聲哭出來。把幾年來受的磨難和委屈傾倒乾淨,那端的你,明明任務壓身,卻共我一個下午,從兩點到七點。時而逗笑,時而融融愛意,時而彈去我掛在睫毛上的濡霧,親吻著滾落的淚滴。擔心我情緒低沉,想不開,一聲聲親愛,喚不停。用你炙熱的關愛,托著憔悴的我不下沉,用你厚實的手掌,緊緊攥住我的手,拉我近你,輕輕扶平我額角數日的疲憊,耳語漣漣,又是鼓勵,又是疼憐,又是釋然鬱悶,極盡心智,為的是你的我堅強振作。那個黃昏,烏雲漫卷,遮蓋住了我們心頭的太陽娃娃臉。殘忍的損傷,折磨著天涯有情人。我怕控制不住,淚眼送你,找個借口先你離去,不想,讓你感覺我悲傷的情緒,不想,讓我的失落倒映在你的眼裡,不放心的上路。 我,躲在你看不到的角落,目送你的身影消失在十字路口。回到你和我的港灣,站在冰天雪地裡,四周白茫茫一片。任蕭風吹拂曾經的春花秋月,凍醒混沌的大腦,彈落浮塵雜絮,騰空心室,讓親愛的,獨自享受我的一片芳天。不管歲月如何變幻,我的心一如初相見,一剪蘭花只為你芬芳,只為你飄香。今生,你是我的守望,那顆透明的心,不再漂泊流浪,請把它裝進你的皮囊。午夜夢迴,窗外的風沙沙作響,你悄然前來,站在我的床頭,看我睡的是否安詳?你放不下,時才暴雨淋頭的你親愛的姑娘。我緊閉雙眼,佯裝熟睡,掩藏著自己的淒涼,隱忍著淚水,把一絲笑意洋溢腮旁。心裡告訴自己,不能讓你失神驚慌,懷揣著安然無妨,返途輕裝。 我的前面,無路。我的後面,荒涼。我留在原地,張望,四面楚歌。再也無力掙脫纏繞身上的枯籐,咀嚼著黃連苦,忍受著極大的痛傷。一股寒流,就這樣輕易擊碎了我一生的夢想,我被重重拋在荊棘叢生的山崗,心的方向迷失在寂靜的黑夜。我渴望的平靜,徹底攪亂,理想與現實發生激烈衝撞,我被撕成一片片,再也拼湊不起過去那個完整的伊人紅妝。那個蕩著蔥蘢鞦韆的少女,那個憧憬的神話故事,那個吟詩弄墨的布衣書生,封存在歲月的過往。 那滴淚,瑩凝,只為那個朝夕相望的你。我餘生的時光,不再恍惚迷茫,素顏,靜靜守候在水一方,與你,地老天荒。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空蕩蕩包廂, 一個一直尋找真愛的孩子; 撕心裂肺的歌聲, 只想借此宣洩一下內心的苦楚。 酒精可以麻痺自己; 香煙可以迷惑自己; 只想使自己忘記一些事情, 三個人的包廂顯得那麼冷清。 卻值得冷靜、 我需要時間,讓我想明白 你無時無刻都在吸引這我 那眼神,那姿態; 你的一舉一動 都使我著迷; 酒精麻痺之下,與你打鬧, 在我眼中,你是那麼迷人, 使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你…… 你生氣了,拿起酒杯就往我嘴裡灌酒; 酒,灑了我一身,當時我愣了。 看著你那冷冷的眼神…… 剎那間,我視乎不認識那女孩了 或許是我我不清醒,我沒有考慮到她的反映。 我真的被弄醒了,留戀 已經沒有必要了……我心裡很難受 有說不出的痛,我很想愛,卻不能愛。 心,很痛……很痛…… 我想愛,卻不能愛 一杯,兩杯,三杯、、、、 我想灌醉自己,麻痺自己, 我不想再想那些傷心的,痛心的事情, 腦海中只留下美好的回憶、 煙霧繚繞的包廂裡面, 有得只有傷心, 越看你,卻得不到你, 真的很糾結,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只是個才迷上用文字來抒發自己感情的小人物,不會用什麼華麗的詞藻,但還是很傾心用一些可以振撼一下內心的語句。 我母親只是個小家庭裡的普通婦女,身上沒有什麼飾物,最多會在過節時帶一對耳環,她說那是父親送給她的定情禮物,每當這時,母親臉上會透露出一種幸福的訊息。 在我很小的時候,母親是那麼的年輕,大概也才二十七八歲,那時候結婚結得早,孩子也生得早。我滿五歲了而母親還是個有理想的人,於是我讀小學,母親開始創業。後來不知怎麼的,母親在失敗中度過了從一創業者到家庭主婦的轉變。母親開始全心全意地照顧我,母親只是多了點皺紋。初中了,母親還是一如既往,早上叫我起床,吃母親做的早飯。而現在,我已高三,住讀生,要與母親分開一年,心裡總是會感到悲傷的。偶爾有得到一個機會回家,第一件是就是給母親致電,告訴她我想她了。 呵呵,總以為不會長大的我長大了,不會老的母親也開始老了。時間的過去,帶來了我的成熟,帶走了母親的芳華。我的母親,想知道您現在可好?

| 1st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秋末的一段時間裡,妻子到省城學習。我一個人在家帶孩子,一兒一女。中午給他們做我拿手的肉絲面,晚上是好吃的南瓜粥。月上窗台,窗外月光瀉地、樹影斑闌,躺在臥室的床上看兩小兒入睡,一種浮生若夢的感覺擁上心頭,那一刻,恍忽想起了前生,看著屋內的輕紗被風吹動,我想這就是人生的幸福吧! 小兒淘氣,每天圍著我要吃要喝。上午帶著他到超市閒逛了一圈,給小兒買了二十餘枚糖果,誰料他一直惦記。嚷嚷著奪要。我在電腦前備課,他拉著我的小指不放,不依不饒。我只好給他以糖果解饞,小傢伙一下竟吃了八九顆,地上仍的糖紙遍地都是。我也總是下不了狠心不給他吃。 女兒很乖,每天按時放學上學。一改過去乖戾的脾氣,只是每天想要媽媽,晚上自然要哭要一番。想念極了,就打電話給妻。妻在電話那端百般安慰,女兒才戀戀放下電話,才肯入睡。我沒曾想妻不在身邊的日子真是超乎我所想像的順利。兒子睡前撒一尿尿,一晚平安無事。只有在清晨輾轉反側的厲害哦,我知道是他又要尿尿了。白天,兒子把他的小鏟子,小罐子,小碟子全拿出來,饒有興趣地在門前玩泥沙。大人去拉,斷然是拉不回家的。你如強來,他必是哭天喊地,掙扎扭曲,把自己搞的像一個陀螺。我也只好放任自治,在一旁欣賞了。 我忽想起,如果妻歸來的那一天,孩子們不再依賴我了。爭先奔向妻的懷抱,他們甚至會嚷嚷不喜歡我給他們炒的飯菜,晚上醒來後也不會第一聲叫爸爸,而改口喊媽媽、媽媽。 我突地心裡就失落了,日子啊,真的一去不復返了,雖然我知道這一天會在168個小時後來臨。可是感慨起來,才發現人生的許多東西都如此。 我知道孩子們有一天會長大,出去讀書、工作,有自己的生活。我知道這一切都會來的,到那時候我和妻的牙齒掉光,青絲變白髮,顫巍著給兒女們打個電話或者在秋日的陽光下回憶他們的童年趣事和生活點滴。 時光啊,匆匆;除了要珍惜,再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文章來源:烏蒙流浪者.邊緣獨舞 |沒有堅持。關閉。 | Fimoculous |試管嬰兒的BLOG | 我從非洲來 |那仁蘇拉的馬廄 | 典藏歲月童年烏托邦 |情系藍天隨我飛翔 | 法律是灰色的 | ★ 龍 劍 在 天 ★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好吧,我發現自己現在寫東西的時間間隔越來越長,我也變得越來越懶。這學期的確很忙,但我也不敢說自己的時間全部用在了學習上,至少我瞭解自己並不是也沒辦法成為這樣的一個人。我總是太過貪玩,太過懶惰,太過矯情。 妹妹今年要高考了,也許我是該早點關心她,可是我總是這樣後知後覺。我以為很多事情我說過一篇她會懂,我以為很多事情做起來很容易,我以為很多事情她和我的看法應該一致。但我總是忽略了很多客觀的因素,我忘了自己以前是多麼的盲目,我忘了自己以前是怎樣的掙扎,我也忘了自己曾經一條路走到頭破血流才想到回頭。我總是按照自己的思維來思考別人,這是我犯的最大的錯誤。這段時間跟她的交流很多,我覺得自己應該更加地關心她,二叔二嬸離她太遠力不從心,姑姑雖然在身邊但也只能在生活上幫助她,而我作為跟她走過相同一段路的姐姐,更有責任和能力這樣做。所以每次跟她聊的時候我總是在反省自己,我開始做一些我以前極不願意做的事情——回憶。我開始想自己的高中生活,開始想那些瑣碎的小事,那些在我生命中出現的朋友,那段不成熟的以失敗告終的感情,開始留意這些事情在我生命中的影響,開始面對自己那慘不忍睹的高三,開始剖析我那次失敗的高考,開始重新審視我在永順的那一年。我把她遇到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對號入座,開始以她的眼光來看待她所生活的世界。其實,就像我對她說的那樣,我們不要求你一定要考上什麼大學,只希望你能在以後的日子憑著自己的本事能夠掙得到錢養活自己,不要靠著誰,不用看別人的眼色,不用一輩子唯唯諾諾,擔驚受怕。我覺得像你這樣的女孩子,應該有很美好的青春,應該有看得到希望的未來,你可以活得很好很好。 兩個姐姐都工作了,而我卻在大學裡掙扎。其實我並不想早早工作,我還想多念幾年書,但發現年齡越大越沒有以前那樣的激情,也許是我的生活現在太過平靜,缺乏刺激,我太過安逸,缺乏危機。陽姐結束了幾個月的培訓,華麗轉身加入了公務員的隊伍,芳姐在WG待了半年後也回來在三叔那裡有了自己的一方領土。現在的她們應該很幸福地在享受著工作帶來的快樂,也許還有一些莫名的煩惱。 時間過得真快,我已經沒有辦法適應他的轉變了。外婆走了之後,我發現很多事情都改變了,那個曾經用自己賣菜的錢給我買火腿腸的人不在了,而我卻陷在那些往事裡不願再出來。也許對她來說,真的是一種解脫吧,不用再成天地躺在床上,不用再痛苦,不用再面對一切。去年暑假,跟外婆相處的最後一段時間,確實感到了她的無力,面對生命,她是想過要爭取的,她一直很努力地撐過了最炎熱的酷暑,撐到了我離開的時候。也許她不願意讓我看到她的離開,不願意讓我直面這慘烈的生死離別,她怕我一個人在千里之外的城市會傷心難過到無法自持。也許她是對的,正如我瞭解一切時,除了掉眼淚,什麼也做不了。 時間越久,人的距離就感覺越遠。自從外婆去世,跟陽姐在一起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她在GZ有自己的朋友,每天都會叫她出去吃飯或是打牌,而我在那裡卻沒有什麼朋友。芳姐一個人住在JS,有時倒很想過去陪陪她,但在那裡有很多同學和朋友,所以我們呆在一起的時間也不是很多。想想以前,沒去JS唸書的時候,每到放假都會一整月一整月地呆在舅舅家跟陽姐瘋玩,雖然會有爭執,但卻又很快化解。去JS唸書之後,跟芳姐一起住了五六年,每個週末晚上都會躺在床上說很多很多話,我覺得那時的我應該算瞭解她的。而現在呢,你們也許不瞭解我,而我也不瞭解你們。每年相處的時間不過幾天,所以陽姐老說,我覺得你突然長大了。其實不是突然,是一點一點地長大,只是微小到連我自己都沒有發覺。小時候,姐姐就是最知心的朋友,什麼都願意說,什麼都會說,而長大了之後,扮演這種角色的人就換成了密友。是生活太戲劇,是生命太無常,總是讓我們在不一樣的環境中生存,總是讓我們看到生活的不同面目。但是,不管怎樣,姐姐永遠是姐姐,永遠會很關心你,很在乎你的感受,這是永遠不會變的。所以,我也很希望她們能幸福。 放寒假前,看到這學期的課表,我就知道該我面臨選擇的時刻已經越來越近了。不知不覺,我的大學生活已經快過去了一半,而我又得跟兩年前面對高考一樣,只不過這次我的選擇更多了一些。我發現自己其實是一個很貪婪的人,面前選擇的東西越多,越都想握住,到頭來辛苦一場,卻什麼都得不到。 勇敢時,想要憑自己的努力好好奮鬥一番,留在大城市,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怯懦時,哪兒都不想去,只想回去,幹什麼都好,不願意面對外面的一切。而當我重新面對自己高考時的初衷時,我會覺得很汗顏,然後不斷地將自己往前推。因為我不能忽視自己以前所做的努力,我沒辦法放開。也許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沒有安全感吧,不管在哪裡,我都會覺得孤單,因為我總是一個人。我很害怕看到別人羨慕的眼光,別人羨慕你能到首都唸書,能念一個好大學,可面對這些時,我總覺得無奈又無奈。也因為這樣,總有人認為你應該怎樣怎樣,給你定一個很高的目標,要你去實現他。真的有些厭倦了,我並不是刀槍不入的神仙,不是你美麗童話故事裡華麗的女主角。我有自己的軟肋,我也會感到害怕也會感到痛苦,我只是一個很真實的有血有肉的人。其實,我只希望在每次失落的時候,打個電話回家,總有人跟我說,沒關係,不喜歡那裡就回來吧,有我們在你餓不死的。也許這樣,我會更有勇氣在這槍林彈雨中堅持,因為我知道,在我心裡永遠有那麼個地方,那裡的人不管我走的多遠,不管遇到什麼事,總能把我當原來那個我一樣看待,在我受委屈難受的時候,在我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在我一次次失敗的時候,能夠接納遍體鱗傷的我。 我太過執著於自己的內心,而我卻又沒有辦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來過活,很悲哀但卻不是毫無意義。我總是太害怕失敗,但在面對失敗時,我卻總能拿出自己的堅強勇敢來擊敗他。我想要的只是來自於親人朋友的理解,我沒有太大的野心,不管以後在哪裡,我都希望解甲之後,能夠回到那個美麗的寧靜的小山村,聽火車的汽笛聲,聽小鳥的歌唱聲,聽小溪潺潺流水聲,聽自己快樂滿足的心跳聲,僅此而已。 文章來源:醉裡挑燈看劍 |聽你聽的歌 | 小雨的BLOG |米諾斯 | 奔跑的向日葵 |泌尿外科李博士 | 左臉燦爛 。右臉枯萎 |老胃言BLOG | Postcards from the Arctic |牟勇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貓咪目前所知最遠的回家旅程是從美國波士頓到芝加哥的距離,共是1520公里。  國外有一隻貓咪花了約半年的時間,走了140公里回家,途中還橫跨了一條河流。   也有整窩貓咪包括母貓被載至他處棄養,母貓後來共花了三天,走了約180公里,把六隻小貓咪陸續咬回原來的家。   貓咪為什麼能這麼厲害,好像不管多遠都可以回到原來的家,到底是如何辦到的,其中的奧秘在哪裡?如果是人類,應該是迷路了吧!   動物學家及科學家對於貓咪的歸巢本領一直不得其解,德國動物學家於是就做了一個關於貓咪歸巢本領的實驗,先去募借了很多的貓咪,把貓咪全都放在不透光的箱子當中,然後用車子,一路還曲曲折折、拐彎抹角的把箱子送到很遠的地方去,就是不讓貓咪有機會去觀察、體會出路線的機會。   結果,釋放後的這些貓咪都能自行安全的回到原來各自的家裡。   美國也有動物學家做了類似的實驗,不同的是,這次不蒙眼睛了,把這些貓咪全都施打麻醉針,結果仍是一樣,貓咪全都回家了。   經過了很多實驗,直到有動物學家在貓咪身上放上磁鐵後,這些被實驗的貓咪才有迷路的情況發生。   現代的研究人員發現,貓咪能夠歸巢的關鍵在於,貓咪有一種類似小鳥飛行時的天空導航功能,這樣的能力之所以能夠發揮作用在於,當貓咪住在原來的家中時,貓咪的大腦會自動記憶白天太陽的角度,因此當貓咪被搬移到新的地方去後,貓咪自己內部的生理時鐘便開始運轉,貓咪會利用『錯誤實驗法』來進行校正,牠會觀察太陽的角度與在家鄉的角度差別,慢慢的進行修正,直到牠認為太陽在天空的角度越來越正確了,一定是往回家的方向走了。   當貓咪發現牠回到景象、氣味、聲音都很熟悉的鄰近地區後,不用多久貓咪就可以回到家去了。   貓咪也會利用極光來導向,並不會因為天候不佳就回不了家。   PS:貓咪有這不可思議的歸巢本領,並不代表貓咪都一定可以百分之百安全回家,也有貓咪會迷路,或者在歸途中,因為很多的外在危險因素,中途就不幸身亡了,在此請各位愛貓的朋友們,千萬不要拿貓咪來實驗它的特異功能。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作為戶外運動手錶領軍人物的天美時,揭開了新一代寬屏技術應用的序幕,發佈了最新款戶外探險腕表WS4系列,滿足戶外運動愛好者們嚮往刺激並富有挑戰的生活的訴求。   WS4系列手錶具有四個主要戶外功能:高度計、溫度計、氣壓計、和指南針,所有這些功能分部於寬屏下的儀表板內,可精確、及時、便捷地查看各項讀數。粗獷、直觀、大寬屏設計,屏幕的獨特造型是從陸虎越野車後備窗的形狀得到啟發。該系列表款在極度惡劣的環境下依舊保持正常工作,幫助探險家順利應付各類氣候和地形。該系列同時具備多種常用功能,如計時、倒計時、鬧鈴。至指定專櫃購買WS4手錶還可獲贈戶外帳篷一頂。此次WS4推出黑、橙、黃、藍、白五種顏色,市場售價2380元。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浮雕是在石料上面雕刻,使物像凸起的雕刻技法。它與圓雕最大的區別是,浮雕只從前方位(或兼顧到左、右方位)表現物像的「半立體感」,後方位或貼在石料上,或根據石料層情況簡略雕刻。要凸起物像,自然要剷去非物像的部分,如果剷去非物像部分的深度淺,那凸起的物像就也淺,這樣的雕件就稱為淺浮雕,反之則稱為高浮雕。 在浮雕作品中,保留凸出的物像部分,而將背面部分進行局部鏤空,就稱為透雕。透雕與鏤雕、鏈雕的異同表現為,三者都有穿透性,但透雕的背面多以插屏的形式來表現,有單面透雕和雙面透雕之分。單面透雕只刻正面,雙面透雕則將正、背兩面的物像都刻出來。不管單面透雕還是雙面透雕,都與鏤雕、鏈雕有著本質的區別,那就是鏤雕和鏈雕都是360度的全方面雕刻,而不是正面或正反兩面,因此,鏤雕和鏈雕屬於圓雕技法,而透雕則是浮雕技法的延伸。 浮雕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歷史,是繼圓雕之後出現的一種裝飾性的雕刻技法,多刻於石壁或木柱的表面,如刻於北魏太和十八年的洛陽龍門石窟古陽洞佛龕的石楣上的浮雕、陝西西安唐太宗昭陵六駿浮雕等,塔內的八十尊浮雕佛像,或莊嚴秀麗,或慈眉善目,或剛健威武,或雄壯偉烈,極具宋代風格。 壽山石的浮雕始於明、清時期的壽山石硯四周和印章的方柱四面,雖然因為材料的緣故,在體積上和中國歷代的浮雕作品相比,懸殊很大,但是中國傳統的浮雕藝術對壽山石浮雕的影響是巨大而深遠的。壽山石的薄意、透雕就是借鑒中國古代寺院、宮殿、亭台樓閣、小橋等裝飾雕刻以及摩崖石刻、磚雕、木雕等技法發展而來的。當然,壽山石雕作為一種案上的小型藝術,也有它獨特的藝術特色。清乾隆時期壽山石巨璽四面就有一代宗師周彬雕刻的浮雕博古圖案,這是早期較完美的壽山石浮雕藝術。清末民初,「東門派」第二代傳人林元珠也是一位浮雕高手。他擅長利用多色階的壽山石進行浮雕,以景襯人,層次深淺得當,刀法靈動飄逸,意境幽雅深遠。近當代的林壽甚、王雷庭也是浮雕行家。林壽甚的佳作《鵝燕薄意筆筒》、《天塹變通途》等 ,都是運用淺浮雕和高浮雕技法雕制的。林壽甚的另一件雕品《南昌起義紀念館》,也是運用焦點透視法,融浮雕與透雕技法於一體的佳作。由於三維空間佈局合理,咫尺畫面,游刃有餘地表現了寬闊的廣場和雄偉的大樓,作者還別出心裁地用透雕技法處置作品上部的朵朵祥雲,既增強了雲彩空間的流動性,又因為合理的通透而進一步突出了主體。在山水題材中,運用浮雕與透雕結合的技法表現新題材,這在壽山石雕史上是罕見的。 「西門派」薄意大師王雷霆在浮雕藝術上也有非凡的造詣。他的許多山水作品都是用浮雕技法來表現的,如《山村新貌》,運用中國畫的散點透視法,使作品峰巒疊嶂,層次奇崛。其刀法圓潤、渾厚,構圖別開生面,觀其作品令人生「登泰山,而一覽眾山小」之感歎。 壽山石浮雕的選材十分講究,石料的色階分明和石面的寬大平整,因此最好選擇色層分明的薄形石料,利用外層石色雕刻景物,以裡層石色作為襯底,形成自然套色。有兩層色階者,可以利用上層石色進行雕刻,下層作為襯底,或在襯底上刻薄意,猶如浮雕與壁畫交相輝映。色階有多層次的,可以用來雕刻高浮雕作品,這樣,藝術效果就更加理想。福建省工藝美術珍品館收藏的林壽甚力作《稻香千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該石材為一塊白黃相間、色階分明的壽山旗降石 ,作者採用焦點透視法進行構思,上部白色層刻了六隻飛翔的白鷺,從近處飛向遠方,下部黃色層則雕成一片金色的稻穀,在風中起伏翻滾。整個畫面遠近得當,極富動感,充滿生機,充分展示出作者濃厚的功底和超凡的藝術天賦。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2 Reads)
1.發力要迅捷。 2.注意對球桿的延伸,也就是不要馬上抽回球桿,這樣會造成發力不充分。 3.其實如果你後手不穩的話,除非必要不要用手腕的擺動來發力,會影響準度的,應該要多運用小手臂的擺動。 4.球桿盡量放平,因為斜放球桿的話,出桿擊打母球時,會造成有一部分向下的分力,從而導致低桿不強。 5.出桿前多擦巧可,特別是皮頭邊緣部分,因為正是這部分將要觸及到母球的。還有不要使用皮頭比先角大幾圈的球桿,因為在擊打高低桿時會由於先角承受不住皮頭接觸母球的反作用力從而造成滑桿、脫桿。 6.瞄球時最遠點盡量靠近母球,不要大於0.5厘米。首先,這樣做會使你準確擊打到你想擊打的母球某一部位,不會無謂下塞,有利於提高準度。其次,發力會更接近你瞄球時的預期值,做到發力充分。 7.除非必要(例如遠距離拉桿),不要擊打母球的最下點,以減小失誤率。對於不同距離的子球,要改變不同的母球擊球點。 8.對於長距離的拉桿,要做到心中有數,因為台呢、特別是球的清潔與否,會直接影響到拉桿的效果。我建議不要去一些連球檯都不整理熨燙、球都不擦的球房玩球,一直去那裡會造成你養成很多難以糾正的壞習慣,例如對球走速不熟、母球線路的錯誤判斷等等。

Next